从“买买买”到“卖卖卖” 复星医药的“生意经”发生了啥变化?

发布日期:2021-10-22 18:00   来源:未知   阅读:

  118图库,,公司拟以15.961亿元的对价转让亚能生物合计29.02%股权、金石医检所100%股权;同时,此次交易的买方Yaneng Bioscience拟出资3亿元认缴亚能生物新增注册资本63.4624万港元。交易完成后,将不再持有金石医检所的股权;持有亚能生物的股权将由50.1084%降至19.9976%,亚能生物将由公司控股子公司转为联营公司。如本次交易完成,预计将为公司贡献税后收益约14亿元(未经审计)。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今年以来,复星医药已经相继进行四次出售股权交易。在此之前,出售天津药业25%股权、佛山禅曦100%股权、台州浙东医养投资75%股权。而根据公开资料统计不难发现,上述交易一一完成后,将完成回笼资金达41.32亿元。

  作为一家热衷于“买买买”的药企,为何此时会开启“卖卖卖”模式?针对这一问题,某业内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一个商业市场的正常操作行为。从近年来复星医药的战略布局不难看出,复星医药将主要目光瞄准创新药物市场,而复星医药此举是为了优化资产配置,更好的聚焦创新药物研发及商业化布局。

  实际上,除了此次出售亚能生物和金石医检所,在此之前,复星医药还宣布出售转让天津药业25%的股权,转让价款总额达14.33亿元。

  今年8月23日,复星医药宣布与天津金耀、天津医药共同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向天津金耀转让所持有的天津药业5.0011%股权,转让价款总额为约人民币14.326亿元。根据约定,转让预计将分3期付款及交割,各期分别转让目标公司8.3337%的股权。

  而在几个月前的5月31日复星医药已宣布,控股子公司复星健康拟向台州市立投资转让所持有的台州浙东医养投资75%的股权,转让总价约为人民币5.53亿元。台州浙东医养投资的主要资产为在建的台州浙东医院。

  台州浙东医院成立于2015年5月,经营范围为医疗服务、养老服务。目前台州浙东医院的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亿元,台州浙东医养投资持有其100%的股权。“台州浙东医院”建设项目工程于2017年7月下旬开工,目前上述工程尚未完工。如该次转让完成,预计将为集团贡献收益人民币约3亿元。

  不仅如此,复星医药于4月26日宣布,董事会通过关于转让佛山禅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和对其享有债权的议案,同意控股子公司禅城医院及上海复星医疗向上海豫园豫园股份或其指定控股子公司转让所持有佛山禅曦合计100%的股权以及截至2020年12月31日因股东借款所形成的的债权,转让款共计人民币5.5亿元,其中:股权转让价款约人民币1.76亿元、债权转让价款约人民币3.74亿元。

  针对一系列的出售资产,有业内人士认为,复星医药此举主要是为了将更多的精力及产品创新研发管线以充足的资金准备做服务。根据复星医药2021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公司业务研发投入17.77亿元,同比增长15.31%,制药业务研发投入占制药业务收入的14.51%。此外,截至报告期末,复星医药在研创新药、仿制药、生物类似药及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等项目共240项,其中创新药72项。

  而在上半年,复星医药自研产品汉利康(利妥昔单抗注射液)销量大幅提升,上半年累计实现收入7.24亿元,同比增长223.21%;2020年下半年上市的汉曲优(注射用曲妥珠单抗)、苏可欣(马来酸阿伐曲泊帕片)上半年分别实现收入3.25亿元和2.06亿元。受益于米卡芬净、依诺肝素钠注射液以及新产品上市的贡献,报告期内Gland Pharma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2.08%;持续优化存量产品生命周期管理并拓展营销渠道,其中阿拓莫兰片(谷胱甘肽片)销售收入同比增长60.70%。

  “从财报数据可以看出,复星医药在药物市场的收益较为可观,而出售亚能生物及医养业务也不乏为一个明智选择,可以更好的聚焦创新药物市场布局。” 上述业内人士说道。

  除了汉利康及汉曲优,对于复星医药而言,2021年上半年最亮眼的表现还是两款引进的产品。

  在2017年初,复星凯特宣布从美国Kite Pharma引进Yescarta,取得其在中国的全面技术转移和商业许可权。6月22日,该产品也就是复星凯特的阿基仑赛注射液(商品名:奕凯达)在中国批准上市,成为中国首个CAR-T细胞疗法药物。据披露,今年上半年,复星医药重点加大对于阿基仑赛注射液的投入,该药也成为复星医药的商业化体系中最重点的产品之一。

  此外,复星医药还引入了BioNTech的mRNA疫苗,作为该款疫苗在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地区权益所属,復必泰 (mRNA新冠疫苗,即BNT162b2)在港澳地区已纳入政府接种计划,报告期内实现收入5亿余元。而在目前,复星医药也已经宣布向中国台湾地区供应1,500万剂mRNA新冠疫苗。但,迟迟未能进入内地市场。

  对此,有观点认为,复星mRNA疫苗在中国内地迟迟没有获批,这无疑会使得复星医药丢失较大的市场份额,而随着多个针对变异毒株的疫苗研发不断推进,复星医药的市场竞争力已经越来越窄。

  实际上,复星医药的出售动作这也契合当下的医药企业布局方向。近年来,随着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进展加快,我国医药行业的整体格局得到重整。政策改革为高质量仿制药带来结构性机会可期,从而更合理地保障药品的可及性、安全性和有效性。

  与此同时,在资本的加持下,形成了注重研发、创新发展的浓郁氛围。根据药物综合数据库(PDB)显示,与2016年相比,2020年我国新药临床试验和上市申请数量分别达到1623件和386件,分别增长58.2%和278.4%。生物药增幅最为明显,2016年生物药临床试验仅占17.54%,上市申请仅占11.76%;到2020年,已分别占到35.4%。

  在谈及复星医药下半年的重点规划时,复星医药董事长兼CEO吴以芳在半年报业绩会上对21世纪经济报道等表示,现有的政策给国内药企带来了许多挑战,以集采为例,国家集采已经进行了五批六轮,节约了众多的药物费用,该政策实施过程中整体也是积极、完善,对此,企业只能提升自身竞争力,做好创新研发,不能总躺在仿制药的红利上停滞不前。

  “对复星医药而言,由于两款产品未被纳入集采,让我们损失了一些市场销售额。但是,我们也惊喜的看到,上半年在大家的努力下,仍然实现了20%以上的增长,我们也深感不易。下半年,对于已经确定的政策,我们要有效应对,进一步聚焦提升创新产品市场份额实现增长。另外,我们还要通过国际化,缓解国内医改政策下的营收冲击。”吴以芳说道。